专题专栏
Special column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不存在
读书交流——王安石传(龚勉)
更新时间:2016-10-31 来源:黑龙江省通信管理局

        王安石,一个千年不遇的杰出人士,生前却被世人责难,死后数代都不能洗刷骂名。他是一位孤独的改革家,争议颇多,同时代的苏轼、司马光在不同时期有过褒贬不一的论断。梁启超的《王安石传》,系统论述了王安石的时代政局、思想成长轨迹、执政前后活动、新法内容及成败、学术与文学、家庭与交友等几个方面,透彻分析了王安石新法的成败得失。这本传记引证史料著作不下百部,并以近代欧美政治为参照,透彻分析了王安石新法的成败得失;并作“考异”十九条,力图还历史烟尘中的王安石以真实面孔。让人更真实客观的了解王安石此人,了解王安石变法。
        王安石理政所处的年代,并不是封建王朝的末日,而是歌舞升天,昏君平庸,儒家当道之时。帝王无远虑,宰相倒近忧。王安石作为北宋时期的一位改革派,其应当洞察到封建迂腐势力对变法的抵触,并未预见到传统固化儒家当道的封建专制社会性质,会给变革图强带来昂贵的代价。“濮议”在“新政”后,分化为“新旧”两党之争,夭折了变法。王安石变法的初衷宏远与气度及变革的魄力,都是整个中国封建王朝少有的。当然,变革失败的原因繁多,但最主要仍是烙上了阶级的印迹,不能完全归咎于倡导者。变革图强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多项配套的方案及详细地实施细则,以至于运作起来,策略不至于挫败,细节出现紊乱,趋势变轨!唐朝的盛衰,“杯酒释兵权”后的边陲卫戍,以及“均贫富”意识的洗脑,迫使主政的宰相大人(王安石)变法图强!“青苗法”的施行,有利于在青黄不接时,政府低息贷款或谷物给农民,以限制高利贷盘剥之乱象;“募役法”的颁布,从某些方面来考量,亦减轻了农民差役负担,保证了生产时间;“农田水利法”和“方田均税法”的贯彻,使得因战乱失修多年的水利设施得以修复,新开垦的荒地得以灌溉,土地得以仗量,国家增加了天赋收入;无可置疑的是,这些新法的变革,大大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理顺了大部分经济关系,国力明显增强。但是,上层建筑方面却带来许多难以解决的利害关系以及深层次的矛盾,遭遇保守派大官僚大地主的强烈反对,尤其是到了变革的后期,以司马光为代表的保守派废除了新法,北宋政治更加腐败。宋徽宗为修建宫殿和花园,派人到江南搜罗奇花异石,官吏又借此贪污勒索,造成许多人家,家破人亡。政府不断地增加苛捐杂税,社会矛盾就更加尖锐激化,无形中便埋下方腊、宋江等人的起义壮举,直至最后被金消灭。
        梁启超称赞王安石是数千年中华文明史上少见的完人“其德量汪然若干顷之陂,其气节岳然若万仞之壁,其学术集九流之粹,其文章起八代之衰,其所设施之事功,适应于时代之要求而救其弊,其良法美意,往往传诸今日莫之能废”。之所以这样评价他,也许更多的是因为感同身受的经历。梁启超虽与王安石生不同代,可命运却形同。梁启超少年得志,15岁中举人,1890年起师从康有为。1895年在北京与康有为发动“公车上书”,参加强学会。旋为上海《时务报》主笔。1897年任长沙时务学堂总教习。1898年参加“百日维新”,同年变法失败,逃亡日本,先后创办《清议报》和《新民丛报》。1913年归国,出任共和党党魁,不久又组织进步党,并任北洋政府司法总长。晚年在清华大学讲学。因为变法失败而逃亡异国他乡10多年,这种经历,难免对王安石起同病相怜之感。同情他,亦是可怜自己。
        自古以来的改革派少有好下场的,从这点看,从道德的角度批判王安石肯定是站不住脚的,这是个为了理想勇于献身的人。王安石作为一个改革派典型代表,变革图强的魄力至今仍影响着我们,值得我们借鉴。抗旧势力,变法图强,是王安石变革的夙愿,也是成功之举,值得人敬仰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