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专栏
Special column
学思践悟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机关党建 > 学思践悟
通过我党经典理论指导现实工作(微型党课 白涛)
更新时间:2016-10-31 来源:黑龙江省通信管理局
        在我党发展过程中诞生了许多经典理论,今天我主要讲的是指导我党成立的马克思主义中经典的唯物辩证法。作为一项经典的哲学理论,唯物辩证法这个高深的理论其实在现实生活中被提及的次数很少,在我们生活中也许最近被提及可能在大学的公共课里面,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一门《辩证法》的公共课,不知道现在大学里面是否还有,今天我利用这个较短的时间里不是要赘述唯物辩证法枯燥、晦涩难懂的哲学构架和理论,而是想通过事例将唯物辩证法运用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并以此来规范我们的行为,最终达到“两学一做”中“做”的要求。
        那么我选一个事例来运用唯物辩证法来分析一下,今天我想举一个离我们无论从空间和时间上都稍微远一点的事例,就是朝鲜战争这个事例,现在我们的宣传愿意称1950年到1953年在朝鲜半岛上发生的冲突事件为朝鲜战争,原来在我小的时候估计在在座领导小的时候,都被称作为抗美援朝,无论称为什么,就用唯物辩证法的方法分析一下这个事件。
首先,朝鲜战争怎么发生的?什么导火索引起了朝鲜战争。(既然是公开课,也请同事们互动一下)
        现在我们知道,朝鲜战争首先是北朝鲜金日成悍然侵犯李承晚主政的南韩,李承晚政权无奈向联合国求助,联合国组成联合国军反击北朝鲜军队,致使北朝鲜军队退缩到鸭绿江一隅,一般来说,我们知道的抗美援朝都是从这段后半部分知道的,就是北朝鲜被欺负了,所以中国老大哥出手援助。
        这里面有个点需要说一下,那就是北朝鲜和南韩以38线划界而治,是在雅尔塔会议上,三巨头同意并签订协议的,和东德西德情况一样,38线以北由苏联军队纳降,以南由美国军队纳降,所以北边成立了金正日的北朝鲜,南边就是李承晚的独裁政权,因此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北朝鲜的这一军事行动是否合法,这个在座的同事可以运用唯物辩证法辨别一下。
        接下来,分析一下一个问题,那就是“以美帝为首的联合国军”,这个口径在50年代也算一个标准化口径了,那么就有一个问题了,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荷兰、新西兰、加拿大、法国、菲律宾、土耳其、泰国、南非、希腊、比利时、卢森堡、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共16个国家的作战部队及瑞典、印度、丹麦、挪威、意大利5个国家的医疗队组成的联合国军是怎么成立的?
        我们知道肯定不是美国人振臂一呼就召集来这帮打手和帮凶的,其实是联合国通过决议成立了这支派遣部队。
        这里面插一段,联合国军这词在各位领导同事的脑海中是否现在还有这么一个词?现在我们看国际新闻还能不能听到这么一个词,估计应该不会在现在的报道中出现了,但是这支联合国军还存在,比如在民主刚果,我们国家就参与到了在那里的维和和建设工作,不过现在联合国军叫做联合国多国部队,我们国家也参与到其中了。
        再来分析,联合国成立这支联合国军,说成立就能成立的吗?不可能,肯定需要给联合国安理会一个动议,然后由联合国成员国进行投票表决吧,谁给安理会动议这个没说的了,小弟挨打大哥一定出手,一定是美国人动议。那么问题来了联合国成员国投票,咱就通过了呢?(这里面有个bug,看看大家能不能想到这个bug)
        我们都知道安理会有五大常任理事国,五大常任理事国最重要的权利是什么?是一票否决权,那当时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都是谁:美国,英国,法国,中华民国,还有一个具有否决权的是谁,是苏联。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资本主义大佬们准备揍北朝鲜的小老弟的时候,苏联老大哥干嘛去了,他完全可以用他的一票否决权从根上避免朝鲜战争的发生,那老大哥为啥不这么做?这就是下一个要分析的问题。
        可能会有人说,当时苏联老大哥为了抗议新中国没有取代中华民国成为常任理事国而选择没有出席这次投票,没错,苏联确实没有出席联合国关于朝鲜问题的82-85、88次决议会议,可是之前的80号关于印度巴基斯坦问题他出席了,中间关于台湾问题的87号决议出席参加了,为啥单单就朝鲜问题选择缺席,更有甚者像87号台湾问题更应该明确态度不出席以示抗议啊。
        所以能够合理解释苏联这一行为的说法,也许就是苏联希望发生这场战争。至于为什么苏联想挑起这场战争今天由于时间限制,这里不赘述了,因为苏联解体了,很多曾经的机密文件现在也可以在网上找到,也有很多学者在做这方面研究,大家感兴趣可以看看。
        今天在这里举这个就是为了向大家展示唯物辩证法在分析实际问题上的功效,现在我们国家大力倡导万众创新大众创业,但是所有在科学发展上有所造诣的科学家都知道,科技发展的源泉在于哲学,无论是唯心还是唯物,他们都是让科技生根发芽的种子,在试验科学水平无法达到理论科学要求之前,理论科学本身就是一种类似于哲学的规律性总结,我在大学期间参加过数学建模竞赛,其中我的任务就是分析题目建立、达成模型所需要的条件和剔除影响模型运行的干扰,因此在准备参加国际竞赛之前还特意接受过唯物辩证法的培训,而最后在短短的72个小时之内提交的论文本身就不可能给予一个完完全全的实用模型,只能够是一个理想状态下运行的空想模型,一篇科技论文也写的好像哲学论文一样。
        所以返回到现实我们的工作中,我们会面临很多棘手的工作,每项工作都有其产生的根源和一些无法言表的内涵,这就需要我们每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到工作时踏下心来认真分析工作的内在联系,进而更好更快更有效的完成每一项具体工作。
关闭